澳门新葡亰8814网站进不去-信誉保证

首页 服务 产品方案 活动视频 了解普实
推荐文章
为什么产能过剩一直在中国出现?
日期:2021-03-01  阅读:

工业就是过剩,过剩就是工业,过剩,是真理。

之所以出现在中国,是因为你有工业了。


思考这个问题前,先换一个角度:

把国籍给忘咯。

然后想,例如,这地球上的服装产能过剩吗?不用找资料你都能反应过来,肯定过剩;

那手机产能呢?不好意思也过剩了,17年就转入存量市场了。现在的产能,全球每人每两年换一部绝对没问题;

那建筑产能呢?全球每人至少一辈子一套房?哎,也过剩了。建筑产能自中国起来后,全球就算过剩了,稀缺的从来都是土地。

切换一下角度你会发现:这个地球上,有大量工业门类的产能早已处于严重过剩状态。没有进入过剩的,都是受其他资源禀赋的限制:例如地球上有多少矿、有多少能源、有怎样的技术。

归根结底,就是技术限制而已。


为什么过剩?因为工业的核心就是过剩。

工业的核心是什么?生产。现行的主流生产形态是什么?规模化流水线,俗称量产。

为什么选择量产?因为只有这种标准化大批量的生产模式,才能摊平每件产品的成本,把人员、装备、土地、水电等庞大的前置费用摊下去,摊出一个大众普遍能接受的产品定价。

而这种规模化流失线必然导致过剩。

为了通过更低的定价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,参与者都会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进行量产优化竞争。

没有太强制的资源约束,整体市场呈现纯粹竞争状态,这种是最容易过剩的,例如服装。

垄断性竞争与寡头竞争也一样。日化用品是个典型的垄断性竞争环境,品牌及定价分层非常清晰;手机是典型的寡头竞争环境,所有参与者在定价上要谨慎思考对手的反应。

这俩行业为什么也过剩?因为在格局相对稳定的环境下,参与者都会设计汰旧机制,用技术和广告来刺激消费迭代,增加相同份额下的市场收益。

男生比较熟悉的有“科技以换壳为本”和“挤牙膏”,女生比较熟悉的有“化妆品的区别是广告和代言人”。

狠一点,直接缩短产品生命周期,例如灯泡。再狠一点的,库存一把火烧了,人为制造稀缺。

这些行为都极大地加深了产能过剩。民用电子工业之花手机过剩了,民用机械工业之花汽车也过剩了。统统过剩,听着离共产主义都不远啦。

说到共产主义,很多人想:娘的,计划经济总不过剩吧?完全垄断,还能过剩?

抱歉,还是过剩,而且往往是低水平过剩。

怎么个低水平法呢?就是这类产品市场需求已经在衰退,但是国有资本在官僚体制的影响下,依然盲目扩张产能。

实际上,你去翻翻我们和苏联的资料,你会发现我们不是没有轻工业制成品,只是我们有的,很多不是老百姓想消费的。

苏联人真不缺洗衣机,但那玩意长得像垃圾桶一样,真的很难看出是洗衣机。

社会主义国家当年的普遍匮乏,实际是国家将有限资源投入到了军重工业领域。民用工业的产能不足,背后其实是军重工业产能的严重过剩。

其实还是过剩。


讲到这里就能看出来,工业的过剩趋势是必然的。解决过剩的终极手段,只有信息穿透。

但这个穿透太难做到了。

你不仅要穿透你的消费者,你还要穿透你的竞争对手。哪怕你的员工人均尤里,所有人在他们面前都是透明的,你还要穿透这个世界。

因为你要预判各种波动,地震海啸疫病新技术爆发,这些都会干扰需求。可能吗?不可能。

只要信息迷雾存在,产能就一定过剩。就像只要A.T.field存在,人的感情一定过剩一样。

为什么不管姓资姓社,都关注社会化大生产与私有制之间的矛盾?因为必然导致产能过剩。

工业就这鸟样。


讲到这里,再回顾一下我们的过剩。

一直有学者强调我们的两种过剩:制度性过剩与结构性过剩。

前者主要指政府干预下的产能管理混乱,例如盲目扩张、强行保留、指标干涉等;

后者主要指各种我们不要的低端产业,例如服装、玩具、钢铁等等。

前者的过剩我认为是应当解决的:继续推行双轨制,战略产业和战略红线由国家兜底,例如芯片国家砸大钱、粮食化工等原材料国企保证基础供应。剩下的产能交由市场来决定,该关关。

但是有一票反复强调结构性过剩的,觉得中国以后就不要生产玩具衣服,也不要做眼镜水杯。这些东西污染大、利润薄、技术含量低,做来干嘛?

况且现在已经过剩了,转出去吧。

我对此强烈反对。


所有国家,无外乎三个重心:资源、金融、制造。

资源要不要?废话都想要,可是要得到吗?问地壳运动和大西洋暖流去要啊?

金融要不要?要,我们也已经是全球金融资本体量第一了。但是能不能只要金融?不行。

美帝重点全转至金融,不到五十年已经问题多多。以我们的体量,重心金融,矛盾爆发不过十年。

那剩下的还有什么?只有制造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全球最全的工业门类。谁特么想做流水线工人?还不是因为我们地大物不博,钞票外人又不认,想维持生活只能打工这样子。

既然我们注定是长期是以制造国为第一身份,也已经拥有了全球最全的工业门类和最大的工业产能,那这些门类的产能过剩必然在我们这爆发。

结构性过剩不是一个问题,因为这个结构长期存在。真正要解决的不是这个结构,而是过剩。


不大改结构,解决过剩的思路就俩,对外搞点势力范围,圈下来的地方输出你的产能;对内规划有效投资,把过剩产能投入到你的资产增值里。

前者是大英帝国,后者是罗斯福新政。

说实话这二者都无所谓,因为维系产能是关键。打通任督二脉固然好,不行的话,吸星大法也行。

但当下的问题,是几乎所有人讨论到中国的产能过剩,第一反应都是去产能。仿佛把低端工厂关了,工人就会找到更优厚的岗位,释放的资金就会去做产业升级,积累的技术就会自动互联网化了。

这脑回路不知道是怎么连起来的。


现实是:

相当多的产线工人无处可去,最后只能国家吸纳。国家要么是设立冗余岗位,要么是强行扩张国企产能来吸收,最后都是国家财政负担。

很多劳动力是进不了基建项目的。像纺织工业有大量女工,而且年龄颇大,怎么安置?包装、家具的大龄男工也多,怎么上工地?

不要说什么回老家种地,说这话的家里肯定没人种地。小农状态下种地收益太低,失业工人多数也没资本去买地,不如直接报贫困户。

释放的资金也没去做产业升级。资金背后是人,人看不懂这个行业他敢投吗?他长期做实体的信任那些金融机构吗?掉头还是去房地产。

房地产都是安分的,狠一点的直接搞地下钱庄,给还在做实业的同行放贷。无他,这业务他熟啊。

积累的技术和产线经验则是直接消失。工业知识是严重偏工程类的,需要海量实践为基础才有改进。航空发动机的参数大学课本都会写,造出来的工艺工序没个五十年你摸索不出来。

这还不是最致命的。最致命的,是大量已经成型的产业集群在加速消解。


中国的产线工人工资早就高于东南亚了,为什么这么多年转过去的还就是一些纺织厂和玩具组装线?因为你有产业集群在维护收益。

孟加拉的纺织厂坏一台设备,要从山东找技工来修;缺一种面辅料,要从广州中大进口;培训一道新工序,要从浙江请老师傅来教。

12年前我在尼日利亚,一个印度人开的锅厂,一个冲压机对一片钢板砸一下就完工的那种,印度人要年薪30万请个茂名的中专生在那待着。

而这一切,在国内任何一个纺织园区,都是一个电话一天解决的事。湖州织里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童装,师傅、技工、面辅料,基本都在厂子的五公里范围内能找到。

这种高效灵活的产业集群,保证了在中国用工成本不断上涨的同时,还能以东南亚相近价格更高质量的优势来竞争。

而且,这种产业集群正是工业升级的坚实基础。

我们的工业软件很垃圾,和我们的产能相比简直是耻辱。以前国家为主动,中科院工信部做了一些努力,但效果一般;互联网一票人进来做点概念,效果更一般。

真正出成果出好苗子的,全是这些低端产能里的龙头企业自我逼迫升级,咬牙慢慢摸索出来的,简直和好莱坞早期一堆烂片堆一部经典一样。


如今一看是低端,又产能过剩,大手一挥,指望他们自己关停并转。

当年的关停并转也没啥好效果啊。

现在应对产能过剩的方法,好比做盆栽,拿着剪刀这里咔嚓一下那里划一刀,姿势好看账目数据漂亮,就算去产能成功。

这样的花花草草摆在风雨里,一天就得萎了。

要么你圈下一块市场,水肥管够,你们去长,谁长成参天大树谁牛逼;要么你没水没肥但地管够,你们也去长,土壤贫瘠一点,但长得壮也是本事。

现在是治一木之才者治一林。

减肥可以靠节食,但总归是要靠运动、睡眠和合理饮食。手术不改善根本体质,而且有危险,特别是当主刀医生连肥肉肌肉和内脏都分不清的时候。



来源:知乎 王子君
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返回顶部